泉奈

想当个好人。

© 泉奈

Powered by LOFTER

欢乐源泉到啦!!!两个小可爱!!

【光切】20/20(中)

*无平安京奇谭内容。

*文笔不是太好希望大家多提意见。

*OOC预警,希望食用愉快^p^

*源赖光老流氓,鬼切小可爱!(x












源赖光一直觉得家族里那些老不死的家伙,像蛀虫一样蚕食着源氏,若是由着他们这些胆小鬼指挥家族的左右,早晚源氏会毁于一旦。

 

长老们反对肃清大江山的妖怪,一边敬仰他为源氏最强的阴阳师,一边又害怕他会同预言一样死在大江山那个嗜酒吃人的鬼王手中。懦夫,这是源赖光对这些半截身子入土的人的唯一评价。预言对于他来说不过是无稽之谈,他只相信自己的判断,源赖光相信他的鬼切会斩杀阻挡他的厉鬼,实现他的野心和抱负。

 

当源赖光唤出这把源氏最强的兵器时,无论是他内在散发出的强大气场,抑或是他外在那姣好的容貌,都令整个家族惊叹和心醉神迷。老家伙们最终还是同意了源赖光带着那把利刃和家族,走向大江山那片有着不详预言的战场。

 

砍下鬼王的首级后源赖光看着伤痕累累的鬼切有些心疼。鬼切是一把好刀,无论是实力还是衷心,都是接近完美的存在。大江山退治前源赖光就知道,面对强大的鬼王,想全身而退是做不到了,不牺牲些什么是无法换取胜利的,但他不想牺牲鬼切,不想让鬼切因为替他承受了鬼王的致命一击而断在这里,大江山不应成为鬼切最后的战场,在今后斩鬼的道路上总还有需要他的地方。

 

源赖光本就是个没有过多情感的人,这也未必是坏事,至少作为一个阴阳师来说斩杀恶鬼时他也绝不会有一丝犹豫和怜悯。对于源赖光来说无论是遭受爱人背叛,因怨念而变成的妖怪,还是心中充满妒火与怨恨的幽灵,在他眼里都是应当除去的存在。他没有多余的精力去了解这些妖魔鬼怪的故事和过往,在他接受的教育中,妖怪就应当是被除去的那一方。

 

但鬼切的出现却颠覆了这些,本该被除去的恶鬼如今对他俯首称臣,成为他的左膀右臂一起生活一起战斗。在鬼切身上源赖光付出了很多,为他编了虚假的记忆,灌输了所谓的正义和家族荣耀,甚至慢慢的教他如何作为一个人类去生活,源赖光在鬼切身上费的心思比应付那些家族长老的时候还要多。作为刀具来说,源赖光爱极了这把斩除恶鬼的利刃,强大的实力和绝对的服从让他觉得自己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实现着他的野心和抱负。

 

起初源赖光对鬼切只是出于利用,那是一把是他实现野心的工具。可渐渐的,源赖光开始关注鬼切,猜测下一次斩鬼归来之时,鬼切会用怎样笨拙的姿态掩饰身上战斗过的痕迹,或是在练习时直视鬼切那双有些梦幻,充满神秘的金色眼睛,笑着看他逐渐涨红的脸和东躲西藏的眼神,甚至偶尔会用手指去轻抚他眼睛下方的泪痣,每当源赖光这么做时都觉得自己像极了一个调戏女孩的小混混,可他又实在想看鬼切那有趣的反应,忸怩害羞的表情只有他一个人能看见,这么做似乎会给他的日常带来一些乐趣。时间久了源赖光开始贪婪的享受鬼切停留在他身上的目光,他执着的追随着自己,憧憬也好敬仰也罢,源赖光享受着鬼切对他的一切感情和付出。他用制造鬼切的方法也制造了其他附在刀剑上的妖怪,可只有鬼切能让他享受这种新奇感,源赖光想,只要他还是鬼切眼中唯一的正义,他们之间扭曲的关系就可以一直维持下去,鬼切对他偏执的爱和自己对鬼切的占有。斩鬼的利刃,只要鬼切就可以了,他可以成为源赖光的唯一。

 

大江山确实是个不详的地方,对于那些与源氏为敌的恶鬼来说是,对于源赖光亦是,他虽没有如预言一般死在鬼王的手里,却在那里弄丢了一把心爱的名刀。

 

源赖光在大江山退治结束时交给了鬼切这场战役中的最后一项任务,护送鬼王的首级进京。他在源氏的邸宅疗伤后等待着鬼切和队伍回来时,想着这次鬼切回来后又会用什么样的方法掩盖自己的伤痕,自己又该如何夸奖他一番。源赖光还想摸摸他受伤的左眼,他从未见过鬼切受如此重的伤,希望如此能减轻他被瘴气侵蚀的伤痛。

 

但源赖光等回来的是混乱不堪的源氏阴阳师的队伍,他们似乎在路上遇到了妖怪的伏击,鬼王的首级丢了,鬼切也跟着一起消失不见了。家族里大部分人猜测鬼切或许是追寻伏击的妖怪去夺回鬼王的首级了,毕竟他们都相信源赖光已经彻底驯服了他,而源赖光则隐隐觉得鬼切从自己身边逃开了。

【光切】20/20(上)

*总感觉把鬼切写成了缺爱的小孩一样……ooc预警。

*没有平安京奇谭的内容。

*真的很喜欢这对!!!!实在是太想自己动手产粮了……文笔不是太好还希望大家能多提意见。

*个人感觉光切和OOR的20/20的歌词真的很配!!









自鬼切有意识起,对源赖光的敬仰和信任霸占着他内心几乎全部的位置。他相信主人告诉他的一切,包括所谓的记忆和正义。缔结契约后,源赖光告诉鬼切,他是源氏的利刃,是为了家族的荣光而战。可刚化为人形的鬼切哪又懂得那么繁复的家族关系呢,他只知道自己是主人的利刃,他要守护的是主人的信念,源赖光就是他的正义。

 

化为人形,失去记忆的鬼切像一个单纯的孩子一样,简单纯粹,容易被轻易的改变和利用。在源赖光那偏执甚至略有扭曲的思想的教育下,鬼切成为了比他更甚的人,对认定的东西异常执着,而他认定的是源赖光的正义,是源赖光本人。

 

在大江山退治前,鬼切也没少斩杀恶鬼,这些都是主人交给他的任务。每一次都是手起刀落,强大的实力会为他带来几近碾压的胜利。当他返回源家时,在不知情的人眼里,就像是某家正直韶华的公子前来向源氏的阴阳师讨教学问一般,没人会想到他竟是一把斩尽恶鬼的凶器。


偶尔鬼切也会遇见难缠的对手,战斗过后衣服会有轻微的破损,或是沾上了恶鬼散发着腥臭味的鲜血。在见源赖光汇报任务时他会尽可能的隐藏住这些痕迹,笨拙的把沾了血的袖口往背后藏,或是用什么其他奇怪的姿势掩盖住这些在他心里不该让主人看见的污浊之物。每当这时源赖光就会走到鬼切的面前,直截了当的翻出鬼切费尽本就不多的心机试图去藏住的痕迹,然后夸奖他做的不错,吩咐下人再去准备新的衣服。而鬼切则是像秘密被发现的小孩一般,涨红了脸不敢正视他这位高洁的主人,他羞于启齿,不敢告诉他自己有多敬仰他,自己愿意为他付出到何种病态扭曲的程度。他怕主人会被吓到,会把他当成丧失理智的恶鬼杀死。下一次在斩鬼之时鬼切会做的更完美,他希望源赖光可以一直需要他,眼里会一直有他,他想成为源赖光的唯一。

 

源氏倾其家族之力征讨大江山时,鬼切以为自己会作为源赖光的利刃一直战斗到最后,战斗到恶鬼消失,由主人带来和平和正义的那一天,或是自己为主人燃烧殆尽的那一刻。当他毫不犹豫替主人挡下鬼王的致命一击,强忍着被浓烈妖气贯穿的痛苦,助他消灭鬼王时,甚至还在想,怎样才能更快的恢复身体,亲眼看着源赖光走上神坛,见证他作为最强的阴阳师被世人所青睐。

 

无论如何,鬼切也没有想到,他拖着疲惫的身躯,在护送鬼王首级进京的路上遇见的那位绝色美人,竟给他带来了比恶鬼丑陋千万倍的现实。

 

路过罗生门时,鬼切看到了站在路旁绝美的女人媚眼如丝的望着他,可鬼切却感受到她身上悲伤愤怒的妖气向他席卷而来。他知道,是大江山的妖怪想要夺回鬼王的首级,未经过思考便已拔刀出鞘,砍掉那美人的鬼手后,鬼切还没来得及确认盛着鬼王头颅的匣子是否安全,就被鬼手断面喷涌而出的瘴气所包围。妖气冲破了左眼的契约,把他从一心憧憬着源赖光的象牙塔中生生拉扯了出来。

 

追随我吧。

 

这是源赖光划下契约后,对他说的第一句话。自此之后,鬼切在源赖光刻意为他营造的美好的氛围和虚假的记忆中,满心只想能成为他最憧憬的主人,开拓前路上斩尽天下恶鬼的利刃,守护他背后支撑他前进时最坚实的后盾。他要成为源赖光最强的利刃,也是唯一的利刃。

 

原来一切不过都是鬼切的一厢情愿罢了。对于源赖光来说,他不过是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一把人形刀具,一个被源赖光玩弄于鼓掌之间单纯好骗的傻子。源赖光指挥着鬼切屠杀大江山的妖怪,他的同伴,甚至让他背叛了自己的鬼王成了杀害他的帮凶,利用着鬼切的敬仰和信任去实现自己的正义。

 

鬼切在这团瘴气中看清了源赖光虚伪背后的真面目,他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哄骗他的谎言,为了利用自己去实现抱负和野心。鬼切无法想象住在他心中那座象牙塔中的白月光,他那个可望而不可及的主人才是这世间最凶狠丑陋的恶鬼。他感到胸口一阵绞痛,好像有人剖开了他的胸膛,取走了他的心。他觉得胸腔中空荡荡的,非常难受。源赖光,只有源赖光的心才能用来填补这个缺口,这是源赖光欠他的。

 

杀了他。

 

杀了他。

 

杀了他。

 

在源氏的阴阳师们因为受到恶鬼的袭击而混乱一团时,鬼切消失了,带着一丝逃跑的意味离开了源氏一族。


防御。

突击。

HEROS.

dream 愿你启程渺小 结尾壮大。

谢谢太太的授权w
郑号锡小漂亮!
@御井 手机无力艾特……

高考前最后的挣扎…